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雪

等待是一种自我宁静 孤独是一份美丽心情

 
 
 

日志

 
 

引用 引用 再说纳兰  

2010-10-19 20:24:23|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渔家小妹《引用 再说纳兰》

 

引用

渔家小妹引用 再说纳兰

 

引用

东方骏再说纳兰

        他出身满清贵胄。
他的父亲明珠是康熙朝的权相。
他少年科第,二十二岁授进士。
他是皇帝爱重的贴身侍卫。
他为名重一时的江南名士们倾心结纳。
他有才貌双绝的红颜知己。
他有相敬如宾的如花美眷。
他集天下可羡于一身。
可是,
他三十一岁,积郁而终。
他留下一卷“如鱼饮水,冷暖自知”的词集。
他的词凄怨哀婉,令人不能卒读。
他被称为“古之伤心人”。
为什么?再说纳兰 - 东方骏 - 东方骏的博客蝶恋花(辛苦最怜天上月)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珏。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辛苦最怜天上月",这是一个倒装句,顺过来说就是:最怜惜天上那轮月亮的辛苦。为什么要怜惜呢?又为什么月亮是辛苦的呢?因为它"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珏"。
这里的昔,就是夕阳的夕。环,是一种圆形的玉器;珏(jué),是一种半环形的玉器,这里分别比作满月和缺月。这句是说:在一个月中,月亮圆缺变幻,周而复始,只有一天里才是浑圆无缺的,而其余的日子或是缺得多些,或是缺得少些,总归不是圆满的。一月三十日,只有一日见团圆。这等恨事,让人如何销得!如果月亮能够一直长圆不缺,那该多好!
再说纳兰 - 东方骏 - 东方骏的博客
容若在说月,实则在说人,说的是如果"我们"能够长久地在一起,日日夜夜都不分离,那该多好!如果上天真能安排月亮夜夜圆满无缺,如果上天能赐给我们永不分离的幸福,那么,我,甘愿用最火热的心来爱你,甘愿耗尽我的生命来照顾你、珍惜你,"不辞冰雪为卿热"。
"不辞冰雪为卿热",这是《世说新语》里的一个典故,是说荀奉倩和妻子的感情极笃,有一次妻子患病,身体发热,体温总是降不下来,当时正是十冬腊月,荀奉倩情急之下,脱掉衣服,赤身跑到庭院里,让风雪冻冷自己的身体,再回来贴到妻子的身上给她降温。如是者不知多少次,但深情并没有感动上天,妻子还是死了,荀奉倩也被折磨得病重不起,很快也随妻子而去。这个故事,在《世说新语》里被当作一个反面教材,认为荀奉倩惑溺于儿女之情,不足为世人所取。但容若却喜欢这个故事,因为世人虽然把荀奉倩斥为惑溺,容若却深深地理解他,只因为他们是一样的人,是一样的不那么"理性"的深情的人。
再说纳兰 - 东方骏 - 东方骏的博客
"无那尘缘容易绝",无那就是无奈,无奈就是有所求而终不可得,是为"人生长恨水长东",任你如何英雄了得,任你如何权倾天下,任世界如何桑天沧海,只有无奈是人间的永恒,是永远也逃不掉的感觉。
尘缘容易绝,是为无奈,因为"尘缘容易绝"也是"人生长恨水长东"之一种形态;与无奈同属永恒,只不过,它常常会放过那些芸芸众生的迟钝的心,只猎取一两个绝世多情的生命。
"无那"与"尘缘易绝",从亘古的世间与世界来看都是再平常不过的常态,就如同秋月春花、潮升潮落,但具体到每个人的身上,却忽然从亘古变成了刹那,从永恒变成了一瞬,从历史的片断变成了个人的一生,从世界的一角变成了个人的全部。
再说纳兰 - 东方骏 - 东方骏的博客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这话自然是站在人的角度来说的,如果我们可以化身成一朵花儿,也可以同样感慨说"年年岁岁人相似,岁岁年年花不同"。每一个个体对于他(它)自己来讲都是全部,而在旁观者的眼里却只和所有的同类一起获得了一个无情无感的统称。所以,在容若看来,无奈与尘缘都是自己的全部,是世界当中一个短暂的插曲,一个无足轻重的片断,而世界在这个时候呈现给自己的又是什么呢?--是相对于短暂的永恒,是相对于自己这深切悲怀的无边冷漠。这就是下一句的"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
燕子还是那样的燕子,和一万年前的燕子没有什么两样。一万年前的燕子会轻盈地踏上枝头,呢喃细语,今天的这些燕子仍然轻盈地踏上帘钩,一样的呢喃细语。对于这些燕子来讲,外间的世界,哪怕是近在眼前的容若的刻骨忧伤都是不存在的,不会一丝一毫地影响到它们呢喃的喜悦。于是,"无那尘缘容易绝"是"我"," 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是"物",以"我"之短暂相对于"物"之永恒,以"我"之全部的伤悲相对于"物"之亘古的无情,对照之下,悲情更浓,无这是一首悼亡词,悼念的是是容若的第一任结发妻子卢氏。卢氏十八岁嫁给容若,鱼水相欢情无极,却无那尘缘容易绝,仅仅共同生活了三年,便死于难产,留给了容若一个骨肉和无穷的悲伤。
再说纳兰 - 东方骏 - 东方骏的博客
悼亡,是诗词的一类,著名者如苏轼"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如元稹"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本来都只是抒发怀于具体的个人,却写尽了一种普世的悲情。
容若,一个用天真和孤独雕成的孩子,在这个不属于他的世界上,永远地失去了他惟一的玩伴。
再说纳兰 - 东方骏 - 东方骏的博客花令·拟古决绝词(人生若只如初见)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心人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快乐和感动往往来自于不求甚解,这是一件无可厚非的事。
比如一句我们经常用以自励的话:"言必信,行必果",我们觉得这才是君子气概,古人真是教会了我们很重要的人生哲理呀。--这两句确实是孔子的名言,但在《论语》里,原文还有后半句的:"言必信,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如果再往下看:"抑亦可以为次矣",这就是说:这种言必信,行必果的人虽然都是不怎么样的小人,但也不算太糟糕,也算凑合了吧。
再说纳兰 - 东方骏 - 东方骏的博客
现在,这首容若最著名的《木兰花令》也有相似的情况在。
"人生若只如初见",我们如果只读这最最感人肺腑的头一句,必然以为这是一首情诗,也必然会把这一句抄录在心里,作为一则亘古而永恒的爱情箴言。容若这句词的魅力在于:他直指人心地写出了一种爱情世界里的普世情怀,尽管他的本意未必如此。
乍可为天上牵牛织女星,不愿为庭前红槿枝。
七月七日一相见,故心终不移。
那能朝开暮飞去,一任东西南北吹。
分不两相守,恨不两相思。
对面且如此,背面当何知。
春风撩乱伯劳语,况是此时抛去时。
握手苦相问,竟不言后期。
君情既决绝,妾意已参差。
借如死生别,安得长苦悲。
噫!春冰之将泮,何余怀之独结。
有美一人,于焉旷绝。
一日不见,比一日于三年,况三年之旷别。
水得风兮小而已波,笋在苞兮高不见节。
矧桃李之当春,竞众人之攀折。
再说纳兰 - 东方骏 - 东方骏的博客
我自顾悠悠而若云,又安能保君皓皓之如雪。
感破镜之分明,睹泪痕之馀血。
幸他人之既不我先,又安能使他人之终不我夺。
已焉哉,织女别黄姑,一年一度暂相见,彼此隔河何事无。
夜夜相抱眠,幽怀尚沉结。
那堪一年事,长遣一宵说。
但感久相思,何暇暂相悦。
虹桥薄夜成,龙驾侵晨列。
再说纳兰 - 东方骏 - 东方骏的博客
字木兰花
烛花摇影,冷透疏衾刚欲醒,待不思量,不许孤眠不断肠。
茫茫碧落,天上人间情一诺。银汉难通,稳耐风波愿始从。
读《饮水词》会感觉到脉脉的温情流动,一个生活在三百多年前的男子,在他的词章中不倦不悔的倾诉对感情的执着,对友情的坚定,像一道道疗伤的温泉汤药,温暖了,唤醒了,我们冰封的情感。
茫茫碧落,天上人间情一诺,这是多么天真而叫人欣喜的话。在几百年前,会有女子相信这句承诺,也会有男子愿意说出这种承诺,两人相待一生。而现在,且不说无人会说这样傻话,即使有人说,过了十六岁的我们就不会相信了,世事多变且凉薄,你能坚守都不代表我亦可以同样。感动归感动,感慨归感慨,我们到底不会许诺,生活教会我们现实太多。
再说纳兰 - 东方骏 - 东方骏的博客
回到容若的《减字木兰花》里来,读他对情的不悔和承诺。上阕写午夜梦回,颇有“冷雨敲窗被未温”的孤寂。在凉薄的夜里独自醒来,眼前烛花摇影,寥落而感伤。因为深受相思之苦,所以有“不许孤眠不断肠”的反语,告诫自己不要多想。不过显然是徒劳的,下阕即写人已在思量中,说道虽然你我现在被分开了,但是我们之间的誓言是经得起考验的,好象季布许人的诺言,说了就必然做到,此刻虽然彼此音信渺茫,不知近况如何,但是只要我们能耐心等待,等这波折过去,你我一定可以重新团聚。
再说纳兰 - 东方骏 - 东方骏的博客
有人以为“碧落”及“天上人间”可作幽明永隔解,但下文有“稳耐风波愿始从”,可见恋人被选入宫后,容若尚抱有将来被放出来,更相团圆的希望,决不是指死别。
一定是这样的。
可惜,天上人间情一诺的容若,最终也没有等到稳耐风波愿始从的那天。
愿望越是美好如花,凋谢起来就越显得残酷伤人。
再说纳兰 - 东方骏 - 东方骏的博客木兰花 拟古绝决词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儿,比翼连枝当日愿。
有太多人喜欢这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
可见我们遗憾深重。命运像最名贵的丝绢,怎样的巧夺天工,拿到手上看,总透出丝丝缕缕的光,那些错落,是与生俱行的原罪。
纳兰词,长于情也短于情,有时太过直抒胸臆,显得浅了,反而没有多少余味。这一阕也有这个毛病,但有了第一句,其他都可以忽略不记。
这一阕,“人生若只如初见”后面的话其实是可以略去不看的。其他的七句,是为了迎合这个词牌而存在。而“人生若只如初见”是泄露的天机,在浩如烟海的词赋里,也是独绝的存在。实在难找到可以和这句话比肩的句子。用力去想,好象也只元好问那句:“问世间,情为何物?”勉强可以相当。
两句话,都参透了世情,问懵了苍生。
爱情用来遗忘,感情用来摧毁,忠诚用来背叛,在时之洪流中起落,人心常常经不住世事熬煮。一切都存在变数。猜得着故事开头,却往往料不到最后结局。我们躲不开。尘世后那只翻云覆雨手。
再说纳兰 - 东方骏 - 东方骏的博客
人生若只如初见。短短七个字,炸断了多少故事尾巴。无论是词还是人生,这后面都该是……
初见即是收梢,不用惋惜,不要落泪。留得住初见时心花无涯的惊艳,才耐得住寂寞终老。
青衫湿遍
青衫湿遍,凭伊慰我,忍便相忘。半月前头扶病,剪刀声、犹共银釭。忆生来小胆怯空房。到而今独伴梨花影,冷冥冥、尽意凄凉。愿指魂兮识路,教寻梦也回廊。
咫尺玉沟斜路,一般消受,蔓草斜阳。判把长眠滴醒,和清泪、搅入椒浆。怕幽泉还为我神伤。道书生薄命宜将息,再休耽、怨粉愁香。料得重圆密誓,难尽寸裂柔肠。
【青衫湿】
这首词,从“半月前头扶病”句来看,作于卢氏亡故的半月后。当是他所赋悼亡之作中的第一首。此时遽然死别的悲痛尚未被时间冲淡,刻骨铭心的思念难以自制,悲痛至剧烈。落到在纸上便字字凄怆滴血,诚如顾贞观所言:“令人不忍卒读”。
再说纳兰 - 东方骏 - 东方骏的博客
想到你,泪水就将我的青衫衣襟打湿!你对我的真情和关慰,点点滴滴我又怎能忘记呢?半个月前你还带病而强打着精神做事,当时你剪灯花的声音现在还仿佛留在银灯边。回想起来,你生性胆小,连一个人在房子里都害怕,可如今你却在那冷冷的幽暗的灵柩里,独自伴着梨花影,受尽了凄凉。我愿意为你的灵魂指路,让你的魂魄再一次到这回廊里来。
你我近在咫尺,正一样地消受着这夕阳晚照下的荒原凄景。我愿用我的热泪和着祭祀的酒浆把你滴醒,让你又活转过来,可又怕你醒来后继续为我伤神,你定然会说:你书生命太薄,应该多多保重,不要再耽于儿女情了!但我却记得你我曾有过的密誓,现在想来那誓言真的难以实现了,想到这一切又怎能不叫人肝肠寸断呢?
词之长调比小令难,要求“语气贯串,不冗不复,徘徊宛转,自然天成”。 《青衫湿遍》此调谱律不载,是容若自度曲,其实词牌本身已是那段日子里,他天天泪湿青衫的真实写照。因此无论情感还是结构都自然流畅,到了浑然天成的地步。词情凄惋哀怨,更如人世山光水影一样深长。唐诗里有“泪湿罗巾梦不成”的女子哀怨,落到现实来容若却是泪湿青衫梦不成了。
康熙十六年(1677)五月中,卢氏生下容若次子富尔敦。因产后受风引起并发症,缠绵病榻,半个多月之后撒手人寰,香消玉陨,年仅二十二岁。
再说纳兰 - 东方骏 - 东方骏的博客
这一逝如同惊雷,让容若从往事中惊起。与卢氏生活的点滴都鲜明起来。在他的记忆深处中星光闪耀。从她作女红开始,想到她生前胆小怯弱,不敢独自待在空房之内。他想起妻子的贤惠,温柔体谅。种种可敬可怜之处。而在之前,也温柔也怜动,却不会为她惶惑,因为她已是自己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妻啊,好象是栽定了庭院的树,不会轻易移动。两个人都还年轻啊,一个二十三,一个二十二,好象站在路口,看见前面路径深长,可以一路携手长行不会想到,拐弯之处就是断崖。
人多数是这样的,生性奢侈,以为眼前的人就一定不会离开,指间光阴一定漫长,知道有天意,生死大限规律使然。然而事不临头,又无惧这些规律。若有惧怕,人又会说,你的人生不够坚定,不够乐观。人行在当中,的确艰难。
再说纳兰 - 东方骏 - 东方骏的博客秋水
谁道破愁须仗酒,酒醒后,心翻醉。正香销翠被,隔帘又听,那又是、点点丝和泪。忆剪烛幽窗小憩,娇梦垂成,频唤觉一眶秋水。
依旧乱蛩声里,短檠明灭,怎教人睡?想几年踪迹,过头风浪,只消受,一段横波花底,向拥髻、灯前提起。甚日还来,同领略,夜雨空阶滋味。
秋水如女人的眼波有一种愁媚。最初喜欢这阕《秋水》就是联想到两字间这种若隐若现的多情感觉,觉得心怡。然后就被首句“谁道破愁须仗酒”惊艳了。说起来,多得这一句的磊落沉凉,才撑起了全词。看多了““破愁须仗酒”这样的沉腔滥调,读到这句话时真是耳目一新。不共着全词,单独看这句更是让人激赏,一如纵马塞上草原,展眼碧茫茫,大气清朗;合着全词看,后面虽然不脱消沉本色,像“酒醒后,心翻醉”的意思其实脱胎于“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等语,但是首句已翻出前人桎梏,在《饮水词》里也显得清洁不俗。
再说纳兰 - 东方骏 - 东方骏的博客
细品词意,此词当是容若在酒醒之后,独听夜雨时所做。采取了现实与回忆的错落参差的手法进行描写,一段眼前,一段回忆,将现实的孤寂和往昔的毫无痕迹地融合在一起,予人强烈对比,不用过多的赘述,容若就将自己夜阑独听雨的落寞,细致准确地刻画出来了。
“忆剪烛幽窗小憩,娇梦垂成,频唤觉一眶秋水。”一句情微景幽,所描摹的情状既真切又生动,很是真挚感人。他想起某夜晚归,她已经入睡,绮窗烛影淡,他小声地叫了她,惊动了她的梦,乍醒时她满脸娇憨,眼波流转,溢溢盈盈。《秋水》是容若自度曲,这个词牌或许就坐实了那时她予他的惊美,到现在仍赫然在目。
再说纳兰 - 东方骏 - 东方骏的博客
以至于全词所言所写都不离爱人的一双明眸。几年的的波折风浪,原以为会留下的人,到最后拥有的,也只是一点依恋不舍的眼光,爱如天际星光,时间一到总会黯淡消失。
虫鸣,雨滴,窗外嘈声不定。眼前孤灯明灭,凄切的夜雨让人无心入眠,人世这样糟切难安。我想起你温柔眼波,与你在花前月下秉烛夜谈的亮烈缠绵,内心静默安定。思忆如海水深长绵延直抵无光的潮湿深处。你是我妻子,更是我知音。若没有你的温柔熨贴,我是行在幽凉世间的弱小的一个人,势必更彷徨,更冷落。再说纳兰 - 东方骏 - 东方骏的博客
我又想起你灯下拥髻的样子,美过通德。(汉伶玄《赵飞燕外传》附伶玄自述:“通德(伶玄妾,曾为汉成帝宫婢)占袖,顾示烛影,以手拥髻,不胜其悲”。)伶玄对妻子的神态刻画得太幽微,太深刻。后来“拥髻”就常用做夫妇灯下相聚之典。我行役,有时不在你身边,有时在你身边,男儿心,父母朋友事业,枝叶盘杂。心里装还不尽是你。别离相聚之间用力拉扯,你为我愁心泛滥,眼底心上秋水汤汤。
爱是一种牵系,约定。一生,我们能遇见多少人,又与其中的几个有约,这约又是否饱满崭新如花苞,一定会安稳的呆在枝头等到盛放的那天?事实上事态的发展常如另一阕《临江仙》——
昨夜个人曾有约,严城玉漏三更。一钩新月几疏星。夜阑犹未寝,人静鼠窥灯。
原是瞿唐风间阻,错教人恨无情。小阑干外寂无声。几回肠断处,风动护花铃。
失约的原因不是两个有情人彼此变心,而是某些不可预知明言的外界因素的介入造成了遗憾——原是瞿唐风间阻,错教人恨无情。
似此星辰非昨夜。我以为那些事已经被遗忘很久,结果想起来,还以为就是昨夜发生。早年的情事,并未甘心随时光潮水中消退,而是一次又一次撺掇着回忆泛滥成灾。这人世间的风波恶阻,打碎你我长相厮守的美梦。其实,那个未完成的约定,我一直想去完成它。
我知道能够执手共看风景的人不会多。让我义无返顾深爱的人也不多会。
曾同你约定一起听雨。而今你虽不在。我们,约定不改。
再说纳兰 - 东方骏 - 东方骏的博客
红楼灯熄,东篱菊凋。想侧帽来时,兰成憔悴;玉箫去后,奉倩神伤。情多转薄,得几分杜郎俊赏;酒醒心醉,谁道是竹山歌楼?梁溪高士,弹指相知;楝亭旧友,登高为赋。金马空门,念家中谁教鹦鹉;谢桥流水,待秋潮寄我双鱼。欲挽罗衣,难结连理;空言解佩,何处闻琴?过蓝桥而浆非易乞,写红笺而约总难凭。饮水词工,心期独得于言外;草堂梦好,燕钗莫遗于凡间。泥犁何欢,携得秦七黄九;花间何憾,管他诗正词闲。百读而如初见,但推容若一人;北宋之后独步,信哉观堂斯言。
再说纳兰 - 东方骏 - 东方骏的博客
                                                                                                               :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