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江雪

等待是一种自我宁静 孤独是一份美丽心情

 
 
 

日志

 
 

我祈祷···  

2011-06-04 15:51:15|  分类: 诉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徐州老家奔丧回来,老公心情一直很差。

        他和这个去世的二弟是同年出生的,虽说是叔兄弟,但感情上却情同手足。

        婆奶奶二十九岁时爷爷去世,爷爷生前是火车司机,就是《铁道游击队》里描写的“私通”游击队,给游击队通风报信,专门在铁路转弯处放慢速度配合游击队员扒火车的司机。据奶奶讲,当时的薛城火车站周围方圆几里辖区的村子里,有不少人参加游击队,小说里描写的那位把情报藏在发髻里的大嫂就和奶奶一个村。可惜爷爷在三十一岁时去世,不然应该是个有名的游击队大英雄了。这是奶奶一生讲不完的话题。

        爷爷走后,二十九岁的奶奶含辛茹苦拉扯大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伯父、公公、姑姑)。我的公公是她的小儿。也许正因为这样的原因,大家对奶奶异常尊敬。奶奶八十岁时(1994年)去世。

       公公迫于生计,17岁时只身来山东支援农村教育,一干就是几十年。尽管远离家乡,可亲情是割不断的。特别在奶奶离世后,和伯父家的关系更加密切了,亲情就是这样,往往会在身边亲人离开后会更加靠近,更加珍惜。

        奶奶离世不到三年,伯父因病去世(1997年),是年六十六岁。

        伯父去世后,我们每年都会去看望大娘,去给伯父送纸钱。亲情间没有任何距离,侄子就像儿子。

        上周一陪老公到市医院做身体检查,发现了一点小问题,约好了一位外科专家,定好周三手术的。可周二晚八点突然接到徐州大哥电话,二弟去世。噩耗像重锤般打蒙了老公。兄弟姊妹五人中他是老大,如何组织大家回徐奔丧只有我来安排。好在如今通讯便捷,没用半个小时,车辆、人员、出发时间等安排妥当。

        三天的悲痛折磨,安葬了二弟。

        返回后,没有做任何的调整休息,便再次联系到市医院的专家。手术相当顺利,但因为接连的精神折磨,体力严重透支,手术后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高烧、肠胃疼痛难忍。

        那夜,看着高烧中迷迷糊糊的他,我异常地害怕。心, 几近崩溃 。我流着泪祷告上苍,为何不睁眼看看,悲苦的事情为何要接连发生?如果可以,能否拿我的生命换取亲人的健康!黑漆漆的夜里,我是那样的无奈无助!

        我常常对老公说:你是我的天,天是不能塌的;儿子是我的命,命是不能没的!这“天”和“命”是我一生的呵护!

        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失去的胃口终于又找回来了,看着老公津津有味地吃着为他准备的“病号饭”,几天来积压在心底的石头落地了,被乌云遮蔽了的我的那片“天”明净了,敞亮了······

        我祈祷,祈祷明天,祈祷明天的明天·····好人一生平安!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